超碰人人碰在线av视频_av黄鳝钻进女人下面_影音先锋av资源看不撸_欧美av女星最漂亮排名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:0797nk.com
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

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卷:第四章 封灵毒岛

时间:2018-01-14 花了半个时辰的时间,我与武籐兰秘密会谈,商量定了对付幽灵船封印的方法,有几个策略是不到最后关头不能动用的最后手段,但我们事先约好,做好最坏打算,而这个吝啬的守护精灵,最后总算稍稍大方,给了我一些道具援助。
  在我们离开海神宫殿的时候,我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,因为说老实话,我自己非常信不过武籐兰,这个守护精灵所给我的感觉,让我一直想要早点离开海神宫殿。
  虽然她口口声声称我为少主人,对我表现得很恭谨,但她与我其实是存在着利益冲突。她存在的意义,是为了封印那艘幽灵船,只要能将那艘幽灵船长久封印下去,她可以根据状况作出适当的处理与牺牲,换言之,假如情形有需要,连我这个淫术魔法传人也在可牺牲的範围内。
  或许很多人都想问,在坊间流传的许多冒险故事中,冒险者进入宝窟之中,碰到美丽的守护精灵,不是发生艳遇,就是金银财宝予取予求,为什么只有我会这么倒楣,步步藏着危机?
  唔……好问题,但故事与真实的最大不同就在于,这个世界每年都有许多年轻人参加追迹者的行列,首一年之内的死亡率却也高达七成,我能够倖存至今,无形中已经是问题的答案。
  很多的故事,听听倒是可以,如果我也跟着去相信,说不定已经在海神宫殿里被宰掉,被当成增加魔力的人柱了。
  不过,儘管我对海神宫殿心存疑虑,尤其对武籐兰抱持戒心,但却不能否认,海神宫殿里头确实有些技术,让我很方便,尤其是能够在东海海域内空间穿梭的这一点。
  邪莲所在的位置,是东海海域上成千岛屿中的一个,甚至可能不被地图记载,所以当初连加籐鹰都花了许多时间去探听;武籐兰起初也不能锁定,直到那天她把羽霓放走,藉由羽霓的逃逸,这才真正找到了邪莲的位置。
  那个「封灵岛」,真是一个很糟糕的地方,上头的戒备说不上森严,但却是危机四伏,照我看,那根本就是黑龙会实验生化武器的地方。
  我和羽虹从海底的空间人口浮出,漂浮到海面上,遥遥远望,就能够感受到封灵岛上的异常压力,那种让人老远望去,身体不由自主打着冷颤的灵压,让我晓得岛上若非有极强的魔法设施,就是有很强大的魔兽,单凭我和羽虹要硬闯,机会实在很低。
  「看,那边有一艘船……」
  正当我们两人在海上进退不得,远方一艘军舰缓缓驶来,挂着黑龙会的旗帜,样子有些怪异,我感应到上头有人,但却没有看到船夫在划船,只是缓慢地朝岛的方向行驶过去。
  无论岛上的警备系统是什么,这艘被允许进人的船只,显然是防御网上的一个死角,我心念一动,要羽虹带着我潜到船底,藉由这艘船的掩护,让我们进入水道,深入岛的内部。
  没有找到退路,就要冒险突进,这实在不合我的个性,无奈此刻没得选择,就算硬闯也只得试一次。我的泳技不佳,在水里的游速也不快,全都亏了一个武功高强的羽虹,一手抓住我,另一手轻轻一划就在水中前进数尺,很快就来到了船底下,随着船舰行驶,进入了封灵岛的水道。
  这艘船舰并不是很新,甚至说得上破旧,行驶起来摇摇摆摆,看来是即将要除役的旧船,因为上不了战场,才被派到这里来,大概是执行补给或是其他的运输工作,好在船舰的体积很大,我和羽虹藏匿在船底,从上头看绝对发现不了。
  我的泳技不好,内功也不成,要潜在船底行动,短时间还可以,时间一长就会出问题,但离开海神言殿的时候,武籐兰给了我和羽虹装备,是两片薄薄的菱形水晶,只要佩带在胸口、只要不离开东海,就能够凭之在水中呼吸。
  潜在水底的感觉不是很好,水质又差又污浊,睁开眼睛没有多久就开始痛,虽然我们有準备一些简单的道具,可是待在水底时间长了,还是很吃不消。越是这种时候,我们心里就越佩服,那些能够长时间待在水里的海民族类,实在是很有一手。
  「唔……」
  身旁的羽虹轻轻推了我一下,我知道她的意思,因为河道两旁与底部,淤积的污泥中,半浮现着许多的枯骨,型态古怪奇特,其中的大多数,我和羽虹一时间竟然无法判别出那是何种生物的遗骸。
  并不是说那些骨骸真的陌生到难以辨认,相反地,如果只看部分肢体,我们甚至一眼就可以看出来,知道那些是猿、是犬,或是虎豹类的猛兽。然而,当一个骨骸看来上猿下虎,又或是左豹右狮,甚至看来有些像是昆虫生物,我们在暗自反胃之余,就很难判断那究竟是何异物。
  (嗯,也不奇怪,黑龙会那些家伙一天到晚搞些变态实验,会搞出这些失败之作倒不稀奇,但他们把垃圾扔在进里,是被什么东西给吃掉的?从遗骸的情形来看,吃相好糟,没什么教养啊……奇怪,怎么连船只的碎片残骸都有?)
  我为着这个想法而暗自惊讶时,一个古怪念头突然窜过心里。这些遗骸如果都是实验的失败作品,那么是怎么运来这里的?这个岛上如果危险东西多过人,甚至没有人在上头活动,那上头那船补给品是补给给什么东西?
  (糟糕!这不是找到掩护,而是误上贼船了!)
  我意识到,头顶上那艘船确实是补给船没错,但下货的方法可能很不一般,如果所料无差,附近存在着某种东西、某种生物,可能会用很粗暴的方式,取下这些补给品。
  还来不及警告羽虹,周围的水流突然发生异变,虽然没有任何声音与前兆,但是一股突如其来的大力,瞬间推动水流,又快又急地扫过来;水底光线又黑又暗,我和羽虹视线不清,当下唯一所作的反应,就是往顶上的船舰一拍,惜力急划退去。
  那股力量很大,我们虽然往后急退,却仍是受到影响,在水里被冲击得倒翻了几个觔斗,而成为它目标的那艘船,更被一击而破,无数的碎铁破木沉坠在水中,一艘下沉中的船舰,很快就被拆解粉碎,所有船上的生物,都在坠落水中的瞬间,被那不知名的怪物给吸扯捲走。
  在昏暗的水中,我和羽虹好不容易才看清楚造成这破坏的异物,那似乎是某种软体生物,远远看上去,像是一大团巨大的腐肉聚合物,暗红色的十尺躯体,伸出几十只又粗又大的触手分支,在水中四下挥动,破浪掀波;刚刚那艘船舰就是被这些粗大的触手给击中,硬生生被一击而破。
  我自己所召唤的异界淫兽,也有触手,但长度与总体积却完全不能比,眼前这头怪物连身体带触手,全长怕是有几十尺,暗红色的腐肉外表,发出阵阵浓烈酸臭,看上去没有皮肤遮盖,只是被一层邪异的液体膜包覆着,让人完全无法判断那是什么怪物。
  它没有眼睛,但触觉似乎非常灵敏,我和弱虹在水中飘动,水波立刻引起了它的注意,两只触手飞扫过来,早有警觉的羽虹飞快再退,但速度在水中受到影响,险些避不过去,我从旁边用力推过一块沉船碎片,被触手捲着,马上就被缠捲爆裂。
  (好大的力气,就算是雄狮猛虎,给这一扼,全身骨头恐怕瞬间就碎了!)
  这腐肉巨怪的动作,让我想到蟒蛇之类的生物,而我也注意到,它每个触手的末端,生有一个不住张合的大口,只要一触及猎物,就会像蟒蛇吞物一样,将猎物噬下,在连串骨骼碎响声中,慢慢、慢慢地消化生物。
  (……该死!原来是这种东西!黑龙会真他妈的变态!)
  脑里想起一件事,我全身顿时冒出冷汗,知道了这头怪物的原型。
  以前昕变态老爸说过,在寻常人难到的万尺深海中,日光不至,压力奇大,只有一些匪夷所思的生物能够存活,其中有一些微生物,没有牙齿,捕获猎物后,靠着口器吸蚀猎物的体液维生,食用完之后,就是喷出一堆被吸乾的碎骨与烂肉,非常噁心。
  那些微生物,最大的顶多铅笔粗细,最小的甚至肉眼看不到,对人类根本产生不了威胁,不过……如果经过邪恶改造,将它们的体积千万倍放大,那么这些力大无穷的单细胞微生物,就会变成恐怖的怪物!
  羽虹身上所散发的热能,是这头怪物最在意的东西,当我小心翼翼潜藏住气息时,那边已经开始了一场小小的战斗。羽虹在水底下事倍功半地催动炎热火劲,耀眼红光伴随着热流飞斩出去,一面蒸发所经之处的海水,一面击中了那怪物的触手。
  即使身在水中,由凤凰血催动的兽王拳仍是成不可当,才一照面,羽虹就斩断了十多根触手,被她炽热炎劲击中的触手,化作腐烂肉浆四散,但却很快就重新癒合生长,表现出非同凡响的新陈代谢速度。
  这么一头庞然大物,如果潜藏在海里,甚至可以猎食军舰!要诛灭它,不动上一支舰队绝对做不到,让羽虹和它作战,就算赢了也势必大耗元气,更别说水中作战,羽虹每-击都要耗平常两倍的力气,如果弄个筋疲力尽,岛上还不知道有多少凶险,那就更不晓得该怎么办了。
  我朝羽虹打了个招呼,要她尽快往水面上浮去,不料这个动作却替我自己引来麻烦,因为水流波动,我这简单的一下招呼,却引起了那头变种巨兽的注意,三只巨大的触手飞捲袭来,当我察觉时,强猛水流沖得我东倒西歪,已是退无可退。
  「淫动弹!」
  对上这变种巨兽的触手,羽虹用兽王拳的「螳螂问心环」,轻易破空斩切,但比较之下,我的淫动弹就相形见绌,如果是在陆上,或许还有点效果,但受到水力阻挡,才刚击出,力量就已经被硷弱一半,打在那粗厚巨大的触手上,比搔痒还不如,那三只触手声势不硷地挥击过来,羽虹发劲欲救,却是晚了一步。
  羽虹的动作其实很快,没有蓄意耽搁,那三只触手击中我后不久,她发出的火焰刀环就射了过来,但那三只触手挥击之力重逾千斤,同时一击一卷,就算是钢筋铁骨也要粉碎,更罔论常人的血肉之躯。
  所以,当羽虹抢近连发重击,将那些触手从反面烧断熔开,看到被触手包在中心的我,还好端端向她点头时,她的表情真是很错愕。
  水里不易交谈,更不适合问话,我拉着羽虹的手浮往水面,趁着那一堆触手还没追上我们之前,设法靠边上岸。
  「哗啦!」
  水花破裂,我和羽虹从水中射出,用着最快的速度抢往地面,尽可能远离河道,但就在我们裂水而出的那一刻,十几只触手掀破河面,狂乱挥舞,尝试要把我们抓回去,但一离水面,羽虹的速度就倍数增快,反手挥出「螳螂问心环「,十多个火焰刀环飞射,斩去触手,履险如夷地上了河岸。
  上了岸跑出几十尺,脱离了那头变种怪物的追击範围,刚刚那轮激战给羽虹的影响才显露出来。拥有第六级的力量修为,只要不和加籐鹰、武奸异魔这些强得不像人的怪物碰上,羽虹其实已经很强、很强了,但是身在水里催发火劲,耗损的力量比平时多上一倍,她又是短时间内激烈连发火焰圈,对身体的负荷很大,要是战斗时间再拉长-点,就真是很不划算。
  在岸上,我身上发着淡淡的光芒,光源来自手腕上的那个双蛇镯,这点羽虹早已看过,我倒也不用多加解释。反正七大创世圣器之一的贤者手环,在使用者受到攻击时,会自动启动物理防护,只可惜不能照我的意愿来使用,我只能趁着它还有作用的时候,尽快多走一段路。
  我对贤者手环的所知不多,只晓得它是七大圣器之一,拥有绝对的物理防护异能,当它异能被启动时,可以保护使用者绝对不受物理伤害,然而,从稍后的一些情形来看,它可能还有掩蔽行蹤的功能,一种类似「石头帽「,但却更具效果的异能。
  发现这一点,是因为我和羽虹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,东跑西窜,不可免地碰到了许多兇猛异兽,却没被攻击。那些异兽应该是看到了我们,但却视而不见,自顾自地走开。
  这对我和羽虹而言,当然是天上掉下来的好礼物,不过,走在这个遍地是残尸碎肉的岛上,感觉实在是很糟糕。
  黑龙会的手段实在是很毒辣,他们把改造实验失败的生命体,送到这个岛上来当饲料,让岛上的猛兽长期食用,间接也吸收了那些异变基因,令得猛兽发生基因变化,变得越来越凶残与可怕。
  独眼的巨人、狮鹫、三头飞蟒、血肉中混合金铁的装甲蜘蛛,甚至连植物都会活动;看来平凡无奇的树木,枝干突然间锐利如枪,贯穿刺杀猎物,吸取血液;放出异香吸引猎物,再一口把猎物吞食的猪笼奇花;当生物靠近时忽然炸裂,再生长于猎物尸体上吸取养分的莫名菌类……整座封灵岛被成功改造为一个邪异的生态系,彷彿是一个巨大的盅毒实验场,每个生物都在奋力求生,在物竟天择的残酷实验中,激烈地演变与进化。
  「好恐怖…我以前看过很多的尸体,但没有一个兇案现场像这样……」
  踏在没有道路的草地上,羽虹步步为营,湿淋淋的面孔上,流露着掩藏不住的惊恐。
  「那当然,因为这里是许多正在发生的兇案现场……不过,黑龙会的这个实验场还真是夸张,我也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规模。」短短十多分钟的路程,我和羽虹目睹了上百起的猎食与捕杀,生与死,迅速地在我们眼前交替。置身在这种状况中的我们,紧张得忘记了噁心,因为那些生命体中有许多强大猛兽,即使是羽虹这样的卓越武者,也难以轻易搏杀,但那些强大的猛兽,却被一些不起眼的小生物奇袭,刁钻、阴毒、匪夷所思地袭来,瞬间就毙命倒地,如果易地而处,我们在这岛上未必是能残存到最后的优胜者。
  幸好,在岛的西方,浓密的树丛与险峰上,我们隐约看到了人工建筑,显然黑龙会仍有在岛上建立基地,用某些技术或魔法,阻止这些异种生命体靠近,换言之,也就是我们的短暂躲避处。
  不假思索,我和羽虹就往那边赶过去。她雪白洁净的羽翼,这种时候就大大派上用场,迎风展翅,几个起落,将把我们带到那个堡垒似的建筑里,趁着护体的能量光罩还在,降落下去。
  这么大刺刺地降落,本来应该非常惹眼,但护身光罩的遮蔽效果还在,靠着贤者手环的帮助,我们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发现。不过,当我们降落到那个堡垒似的奇异建筑时,一下古怪的呼啸破空而来,异常的耳熟,我急忙让羽虹改变方向,降落往那个声音来源的方位。
  在堡垒的后方,是一个削平山头而建的广场,面积很大,我们低空飞去,还隔个大老远,就看到一个十数尺高的庞然巨物,成猛狰狞地晃动着它的巨躯。
  那头巨怪看来并不像是任何一种已为我们所知的生物,十数尺高的巨躯,分做三截,有些类似蝎子,看不见头部……至少在看来像头部的地方,找不到所谓的眼睛五官;伸缩自如的双手生有巨钳;腹上生有一张巨口,三层相叠的利牙发着森然寒光,偶尔有些唾沫从口中滴下,在那身非壳非甲的硬皮上流过,没有什么伤害,但一滴到地面,立刻发出难闻的腐蚀臭味与青烟;看来像是双脚的部位,生有轮子和好像是履带的怪异东西。
  这样的变种生物,看来和堡垒外的那群怪物,就像是亲兄弟一样的契合,但我却觉得非常错愕,因为我曾看过这东西,但却不是在封灵岛,不是在东海,而是在我祖国王都的大校场,前金雀花联邦大总统莱恩展示该国新武器的时候。
  那时,莱恩·巴菲特展示这头来自光之神宫的变种异兽,说是等到国际联盟成立后,就要把这生物兵器交给联盟,作为剿灭黑龙会的强力武器,这件事与这头巨兽的名声因此轰传大地。但现在,这本该是高度机密的生物兵器,却出现在黑龙会的土地上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
  (该不会……)
  我望向羽虹,只见她的脸色苍白,娇躯剧震,显然与我想到了同一件事。武籐兰曾说过,慈航静殿中有人勾结黑龙会,难道这头生物武器的外流,就是两者勾结下的产物?
  隐隐约约,我想到自己可能撞破了一桩大阴谋,这点实在很不好,因为我们来此的目的是救人,正事还没有个影,却牵连旁枝,这并不是个好的开始。
  「啊!是我姐姐!」
  羽虹低呼一声,而我顺着她的惊叫,目光改望向广场旁边的人群,除了羽霓之外,也看到了这头巨怪的操纵者,也就是这场生物实验的主导者。在那边的一群人中,有一个浑身裹在黑纱中的美妇,格外地抢人目光。
  薄如蝉翼的黑纱长裙,突显出丰满性感的惹火身段,明明是黑色,但却让人没法不注意到她肌肤的雪嫩、白皙;她长长的金髮拢到右胸,使裸露的左肩更加明显,不必花太多想像力也看得出来,那件薄薄的黑纱内什么都没穿,娇嫩的乳蕾就在黑纱内挺立,显出饱满的酥胸。
  一条窄细的丝带,强调出她动人的纤腰和诱人的臀部,高衩的曳地长裙,露出她雪白的大腿与裸足;象牙白的肌肤上,似乎泛出一层朦胧的光晕,让大腿上那些荆棘般的青紫色符文分外明显,增添一股邪异的魅力。
  但即使隔得老远,我们仍感受得到她身上散发的惊人灵压,剎时间,我脑里浮现了一个人名:黑巫天女!
  传闻是黑泽一夫手下的第二号人物,主导黑龙会所有的实验,幽灵船的解印工作,不但製造出武奸异魔这个生命体,还改造邪莲,种种匪夷所思的通天手段,令反抗军内闻名如见鬼。假若黑龙会少了这个人物,绝对发展不到今天这等声势,而机缘巧合之下,我和羽虹终于看到了这个见首不见尾的魔道异人。
  一群灰袍魔法师站在黑巫天女身后,像是很恭敬似的,连头都不敢抬起;羽霓则站在她身旁,一袭黑色皮革的胸兜与皮裤,衬显出身段的纤细,与黑巫天女的成熟丰满别见风韵,但眼中昏暗无神,毫无生气,像是一具美丽的尸体多过活人。
  虽然羽霓在这里,但我却没有看见邪莲,只见到黑巫天女身前有几个人……
  应该都是男人,但浑身血肉模糊的,明显受过酷刑,当广场中的魔兽再次嚎叫,其中好几个人都像是意志崩溃,拚命磕头求饶,说愿意臣服,跟着就被旁边的士兵拉起来带走,只剩下一个光头老人,看来被拷打得最严重,身上皮焦肉烂,还缺了双腿,却最是硬气,哼都不哼一声。
  「贼秃驴!你倒是硬骨头,砍了你两条腿,抽了你骨头,还是死不开口,现在是你最后机会,再不招出来,我们也不要你这废人啦!就扔你去当魔兽的饵食吧!」
  黑巫天女开了口,但却令空中的我大倒胃口。因为那雄赳赳、气昂昂的嗓音,听来就是一个粗豪壮汉所发,哪里像是个妖艳美人?当我再想到伊斯塔的血魔法师,不由得冒出一身冷汗,想不到这个黑龙会的二号人物,居然是个可怕的人妖!
  「妖妇!任你癡心妄想,还是枉费心机,那剑谱中的秘密,绝对不……」
  光头老人一开口,听到他声者的羽虹马上低呼一声。
  「是……是至善长老!」
  我当然不知道至善长老是谁,但是看羽虹惊讶与低呼的语气,还有黑巫天女称呼他为秃驴,八九不离十,肯定是慈航静殿的重要人物。
  这一分神,至善老僧说的话我就没有昕清楚,只听见黑巫天女发出一阵雄浑有劲的大笑,熟艳的胴体一阵花枝乱颤,性感中让人不寒而慄。
  「秃驴,既然你不识抬举,本座就发发大慈悲心,超渡你去见你的佛吧!但是你近百年苦修时功力就这么散了,未免可惜……出家人与人方便,你用不着了,就让你的师侄孙送你一程,欢喜极乐去上西天!」
  笑声中的淫邪之意,很快就具体实现,黑巫天女伸出纤纤素手,在羽霓裸露着肥嫩屁股沟的黑色皮裤上,用力一拍,表情如殭尸般麻木的羽霓,动作俐落地动手解开腰间繫绳,任那件小之又小的四角皮裤滑落,在众目暌睽之下的裸裎,那种仅着皮革长靴,却露着白皙嫩臀与修长美腿的景象,实在是非常性感。
  警觉到羽虹可能叫出声来,我抢先一下出手,捂在她唇边,制止住一下脱口的惊叫。
  (唔,命运真是可怕!妹妹被我调教成喜欢暴露的小淫女,姐姐也在众人眼前裸露下半身,这对光屁股姐妹是怎么了?)
  听说双胞胎姐妹之间,有着异于常人的心电感应,当羽虹的香躯贴着我不住颤抖时,我脑里的念头,则是猜想她会否因此感同身受,和姐姐一起任淫蜜湿了花房……
  不过,接下来的事情就不太好笑了。
  「贼秃,你清修一辈子,还没尝过女人的滋味吧?这次让你极乐上路,你就留下自己的功力,帮你师侄孙更上一层楼吧。」
  赤裸着下身的美少女,却让始终坚毅不屈的老僧露出惧色,但相较于他,我身边的羽虹却更是显得惊恐欲绝,纵然姐姐被人操纵,她也绝不能坐视这样的事发生,背后雪白的翅膀一拍,就要扑冲下去。
  正和羽虹搂抱在一起的我,毫无选择地与她一同坠下,刚要出言喝止,她却在空中突然急停下来,我被急速煞停的反作用力震得头晕眼花,瞥向地面,只见黑巫天女、羽霓、一众魔法师们都停下了动作,不约而同地用一种很古怪的眼光,朝着空中望来;目光所指的方向,正是应该隐去身形的我和羽虹。
  我手腕上的贤者手环,不知何时已经失去了光华,停止了它的守护效果……
  (啊!这下死定了!)
  彷彿与我的想法相呼应,在羽虹身后十尺处,闪电出现了一个魁梧高壮的铁塔雄躯,正是手持斩马大刀的武奸异魔;他动作好快,才一出现在我们身后,眨眼间就已经抢移到我们三尺内,无声无息,除了刚好望向那边的我,羽虹本人竟是丝毫未觉……
  电光石火间,斩马大刀挥映出冷冷厉芒,飞快斩向羽虹白嫩的颈项!